華東素質教育網
少年素質教育報華東地區采編發行中心

15.第七講:辨別描寫方法 (第一課:《 喜旺的年》、《老汪栗子》、《撈月亮的母親》、《揀麥穗》、《夜  行 》)

第七講:辨別描寫方法

(第一課:《 喜旺的年》、《老汪栗子》、《撈月亮的母親》、《揀麥穗》、《夜   行 》)




喜旺的年

谷凡

①窗外飄著雪花,有幾片有意無意地落到喜旺的身上。雪花越飄越多,不一會兒,樹上和房子上落了白白的一層。喜旺注視著飄落的雪花非常沮喪,是的,他害怕,特別特別害怕這場雪下大,如果這是一場大雪,許多的地方又會不通車。

②噼里啪啦,一陣鞭炮聲傳來,聽響聲,這鞭炮是世界家放的。再有幾天就過年了,是世界的爸爸媽媽從外面回來了。這幾年,只要誰的爸爸媽媽從外面打工回來,到家后總是要先放一掛鞭炮。

③喜旺的爸爸媽媽今年過年也是要回來的,自從他知道爸爸媽媽要回來過年的那天起,就天天數日子,興奮得睡不著覺。臘月二十三,臘月二十四……終于熬到了臘月二十八,一大早喜旺起床,等喜旺把早飯做好,老天爺居然飄起了雪花。

④喜旺今年九歲了,上小學三年級,本來不是農忙時,早上他是不用做早飯的,可今天他高興,也想讓奶奶高興。奶奶60多歲了,而且還有高血壓,平日里,這個家里只有喜旺和奶奶兩個人。

⑤一邊做早飯,喜旺一邊想著爸爸媽媽會給自己帶什么禮物。老實說,他什么都不想要,只要爸爸媽媽能回來過年,他就高興。有一次同學誣陷他偷書,喜旺和這 個同學打了起來,結果被罰站。喜旺覺得自己非常委屈,他特別想念爸爸媽媽。

⑥雪越下越大,喜旺的心越揪越緊,他真想上去用身體擋住天上那個下雪的口子,讓雪不要再下了?!跋餐?,你爸爸媽媽回來了,快去接喲!”是隔壁二爺的聲音。喜旺顧不上丟下手里的書本,轉身沖出大門……

⑦喜旺一口氣跑到村東頭的那條路上,路上安安靜靜,連爸爸媽媽的影子也沒有。就在喜旺忐忑不安的時候,遠遠地,有兩個人影從路的另一頭走來……喜旺興高采烈地迎著那兩個人跑去。

⑧近了,又近了,喜旺喘著氣,爸爸媽媽就在前面,喜旺笑出了聲。跑了一會兒,喜旺感覺上氣不接下氣,他放慢了腳步,準備就這樣迎著爸爸媽媽走過去。喜旺在心里數著,二十一步,二十二步……是他們,就是他們,他日日夜夜想念的爸爸媽媽真的出現了。喜旺走到了爸爸媽媽身邊,他想張嘴喊爸爸媽媽,可不知怎么,他居然沒有喊出來。

⑨爸爸媽媽走到喜旺身邊,腳步匆匆,他們是那樣的急切,恨不能一步就跨到家,他們抬頭望了一眼喜旺,像望一個陌生的孩子,然后又急匆匆往前走。

⑩喜旺和爸爸媽媽擦身而過,他們居然沒有認出自己。喜旺的鼻子一酸,一股莫名的委屈油然而生。爸爸 媽媽已經有3年沒有回來過年了,他們走時,自己才6歲,而現在的自己,已經長高長大了。

?喜旺還記得,上次爸爸媽媽悄悄離開時,他整整哭鬧了一個星期,可不管他怎么鬧,就是不見爸爸媽媽的影子。一星期、兩星期,一個月、兩個月,他就這樣跟著奶奶漸漸長大了,大到他們都認不出了。

?爸爸媽媽走的第一年,本來要回來過年的,可是沒有買到車票;第二年大雪封路;第三年老板要給留下過年不回家的人發紅包。想到這些,喜旺的淚水不聽話地流了出來。

?這個時候,雪住了,看著爸爸媽媽進村的身影,喜旺忍不住哭出聲來……他躲到村頭的一面矮墻下,呆呆地望著天,想起自己向奶奶要20塊錢買的鞭炮還沒有放呢!

?遠處傳來奶奶的叫喊聲:“喜旺,你在哪里?你爸爸媽媽回來了……”

                   (選自《小小說選刊》2014年第2期,有刪改)



文中①③⑥段對“雪”的描寫,在表達情感上有什么作用?






老汪栗子

明前茶

①等別的炒栗店開張約20天后,老汪的炒栗店才開張。他等得很有耐心,因為沒熟透的栗子口感甜脆,宜做成涼拌菜下酒,若炒來吃,既不粉也不糯,是要壞了招牌的。

?、谠诶贤舻牡昀?,滿匾的栗子看上去十分樸素,就像山間老農的臉色,是那種沒有反光的棠皮色,不像別的攤上的栗子那么好看,或油光發亮,或肚上橫切一刀,露出誘人的暖黃色的栗肉來。老汪的栗子不打蠟,不噴糖水,不開口子,偏是他的店門前排長隊。顧客等得急,老汪一點也不急,非要把剛倒出的滿匾的熱栗子輕抖一遍,在抖動的過程中,老汪眼疾手快地挑出了十幾個壞栗子,擱到一邊。

?、圻@真是神奇,生栗子已經挑揀了一遍,現在挑出來的,外面看沒壞,他怎么知道是壞的?

?、芾贤粽f,氣味不對。他打了個比方:比如一個在車站或碼頭當了20年便衣警察的人,在萬千人中掃視,只要他攔下的人,多半是網上通緝的嫌疑犯,他都不需要與那人對視,只要從他身邊過,就感覺“氣味不對”。

?、堇踝右邢闾鸱叟吹目诟?,七分在栗種,三分在炒制的功夫。老汪不肯給栗子開口子,是因為硬開口子的栗子,水分都在炒制的過程中跑光了,熱吃噎人,涼吃更是口感鐵硬。但沒開口的栗子很容易在炒制的過程中炸鍋,要是有一小部分栗子像控制不住的.火藥一樣迸殼而出,就會濺得一爐栗子都斑斑點點。所以,控制炒栗爐的火力非常重要。每一爐栗子下鍋前,老汪都要細驗單顆栗子的分量,以及皮殼的厚度,他炒好的栗子,頂端會有自然的放射狀裂紋,手輕輕一擠,栗殼就開了。老汪得意地搓搓手:“這鍋栗子的‘梅花裂’炒成了?!薄懊坊选敝傅氖抢踝禹敹说牧芽谑俏宓?,“丁香裂”是四道,這樣的雅名也只有老汪這樣的戲迷才會想出來。

⑥每過十幾天,栗子店會關門一天。老汪自己在門楣上手書致歉條一張,毛筆字寫得很端莊:“名角來了,聽戲一天?!被蛘呤牵骸叭ゴ髣e山收栗一天,新鮮炒野栗,明日趕早?!崩贤粜挪贿^批發市場的栗子,定要自己開車去大別山收栗子。那里除了家栗外,還出產一種口感細膩粉甜的野栗子,有一股奇特的果香,比蓮子大不了多少,呈尖錐形,是當地的留守兒童和老人去大山的荊棘叢中打來的。打栗人要穿粗布衣褲,把衣袖褲腳都扎緊,趟過與野栗樹混生的荊棘,仰面用小木棍去抽打那些長滿刺的栗苞;回來后要把栗苞裝在小麻袋里摔打,使之裂開;再戴上粗線手套把野栗剝出,十分辛苦。老汪說:“每個交栗子的人手上都裂著口子?!蹦鞘巧絽^老人和學童一筆很重要的零花錢,是家中沒有栗園的人也有的得意小收入,老汪說:“既然這樣,為啥不幫幫他們?”

 ?、呱嚼锶艘布儤?,11月,第一場雪落下來,野栗子就沒人打了,因為老輩人說,天寒地凍,野鳥們少吃食,那些留在樹上的野栗子,是它們一冬的口糧呢。

 ?、嗬贤裘磕晔绽踝訒r,都要在山區幫扶兩三個剛考上大學的孩子,栗子收到哪里,他就幫扶到哪里,沒有一定。老汪在與老鄉的閑聊中知道那孩子的情況,到人家家里看一看,討碗水喝,吃上一兩個山里人待客的水柿子,臨走前,幫扶的錢就被悄悄壓在裝柿子的竹簸箕底下。


                                           (選自《揚子晚報》2015年1月24日)



文章第⑥段中劃線部分描寫打栗人的勞動有什么作用?






撈月亮的母親

石兵

①彼時我還只有二十出頭,心性跳脫,常常只背著簡單的行囊漫無目的地四處游蕩。那天天黑之后,我來到川藏交界處的偏僻山村。在那座貧瘠大山的一處平整山坡上,我支起帳篷,準備在野外過夜,就在似睡非睡之際,我聽到遠處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②我吃了一驚,以為是有野獸出沒,頓時睡意全無,連忙小心地坐起身來,慢慢拉開帳篷一角,仔細尋找聲音的來源。很快,順著聲響傳來的方向,我看到一個提著水桶的女人領著一個臟兮兮的小男孩,披著漫山的月光從山下走來。

③我屏住呼吸,這時已經接近午夜,居然還有人來山上汲水,種種靈異傳說讓我不寒而栗??墒?,母子倆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山路旁邊突兀而出的帳篷,女人一手提著水桶,一手牽著男孩,兩人一言不發,不疾不徐地走著。

④好奇心最終讓我戰勝了恐懼,我走出帳篷,小心翼翼地循著他們的背影走去。走了大約半個小時,遠遠地,我看到母子倆停下了腳步,那里居然有一口水井。女人將水桶拴上繩子,放入井中,嘴里開始喃喃地說:“只有這個時候,井里的月亮才最大最圓,狗兒莫急,娘給你撈一個上來,回家以后放在你的床前?!迸说泥l音十分綿軟,不像山里女子所固有的潑辣。

⑤“娘,月亮落在水里,是不是就被洗干凈了,不像在天上那樣模糊著讓人看不清楚了?”兒子稚嫩的聲音充滿著期待。

⑥女人頓了一頓,說:“狗兒說得對,月亮被水洗了以后,可好看了,就像狗兒的眼睛一樣好看?!?/span>

⑦聽了母親的話,小男孩笑了起來,奶聲奶氣的笑聲頓時讓幽黑沉默的大山有了勃勃生機。

⑧母親用力地從井中提出水桶,然后弓著腰提起水桶,另一只手牽著小男孩,吃力地踏上了歸途。走上十幾步,瘦弱的母親就要休息一下,停下的時候,還摸了摸小男孩的頭。隨后,母親又看了看天上與桶里的月亮,神情中竟有掩不住的憂傷。

⑨我不再猶豫,快步從低凹處走了出來,來到他們的面前。在寂靜的午夜,這對母子竟對我這個不速之客沒有絲毫不安與恐懼。

⑩我說:“大嫂,我來幫你提水吧?!?/span>

?女人沒回答我,自顧自地說:“你是剛才路邊帳篷里的游客吧,這山上很涼,“收了帳篷跟我們到家里休息吧。本想下山時再叫醒你的,沒想到你跟著我們上了山?!?/span>

   ?我頓時恍然,原來,她早就發現路邊的帳篷和我了,也許只是早巳司空見慣,所以沒有刻意多看幾眼罷了。

    ?走近以后,我才發現,小男孩的眼睛似乎有些問題。女人對我說:“狗兒眼上有病,長了白瘡,我正在攢錢給他治。聽說這病不難治,但是耗不起時間,要早治。這不,白天我上了一天工,給人紡絲線,晚上才能照管家里的田地。剛剛散了工,想起家里沒水,才在這個時候上山,好在狗兒眼不好上不了學,不用擔心明天他要早起?!?/span>

    ?我默默地提起水桶,慢慢地跟著母子倆下了山。

    ?這個小村落只有三四十戶人家,同樣的貧窮讓女人無法得到他人的幫助,可女人跟我說起這些時卻一如既往的平靜。她說,鄉鄰們已經幫了她很多,不能再麻煩人家了。

    ?在家里,女人熟練地燒水給我喝,然后鋪床,哄兒子睡覺,一切都像外面森嚴的大山一般井然有序。

    ?我躺在外間屋的床上,聽到了母子倆在睡前的交談。

    ?母親說:“狗兒知道嗎?你的眼睛跟天上的月亮一樣好看,娘就是這條命不要了,也要把月亮從水里撈上來,讓你看清楚你想看的一切?!?/span>

    ?或許是怕打擾,母子倆說話的聲音很輕很輕,我卻早巳聽得淚流滿面難以自抑。

    ?第二天一早,我匆匆結束了旅行,回到城市,用最快的時間聯系好醫院,然后找朋友開車來到大山接這母子倆去醫治眼患。面對他們的道謝,我竟羞愧得無地自容。

    ?時過境遷,那位撈月亮的母親或許并不知道,她撈起的并非只有一份屬于自己的美好愿望,更有一個旁觀之人的迷途之心。只有我自己知道,當時的自己正因為一場懵懂愛情的破碎而選擇了放逐與放縱,卻忽略了這世間還有那么多更加珍貴的事物,譬如四處尋找我去向的焦慮父母,譬如被青春之霧迷失視線的純真心靈,譬如這世間那么多的悲涼與溫暖、傷痛與希望……                 

 

                                                        (有刪改)



第⑧段畫線句運用了哪些描寫手法?有什么作用?







揀   麥   穗

張 潔

當我剛剛能夠歪歪咧咧地提著一個籃子跑路的時候,我就跟在大姐姐身后揀麥穗了。那籃子顯得太大,總是磕碰著我的腿和地面,鬧得我老是跌交。我也很少有揀滿一個籃子的時候,我看不見田里的麥穗,卻總是看見螞蚱和蝴蝶,而當我追趕它們的時候,揀到的麥穗,還會從籃子里重新掉回地里去。

    有一天,二姨看著我那盛著稀稀拉拉幾個麥穗的籃子說:“看看,我家大雁也會揀麥穗了?!比缓?,她又戲謔地問我:“大雁,告訴二姨,你揀麥穗做哈?”我大言不慚地說:“我要備嫁妝哩!”

    二姨賊眉賊眼地笑了,還向圍在我們周圍的姑娘、婆姨們眨了眨她那雙不大的眼睛:“你要嫁誰嘛!”

    是呀,我要嫁誰呢?我忽然想起那個賣灶糖的老漢。我說:“我要嫁那個賣灶糖的老漢!”

她們全都放聲大笑,像一群鴨子一樣嘎嘎地叫著。笑啥嘛!我生氣了。難道做我的男人,他有什么不體面的地方嗎?

賣灶糖的老漢有多大年紀了?我不知道。他臉上的皺紋一道挨著一道,順著眉毛彎向兩個太陽穴,又順著腮幫彎向嘴角。那些皺紋,給他的臉上增添了許多慈祥的笑意。當他挑著擔子趕路的時候,他那剃得像半個葫蘆樣的后腦勺上的長長的白發,便隨著顫悠悠的扁擔一同忽閃著。

我的話,很快就傳進了他的耳朵。

那天,他挑著擔子來到我們村,見到我就樂了。說:“娃呀,你要給我做媳婦嗎?”

“對呀!”

他張著大嘴笑了,露出了一嘴的黃牙。他那長在半個葫蘆樣的頭上的白發,也隨著笑聲一齊抖動著?!澳銥樯兑o我做媳婦呢?”

“我要天天吃灶糖哩!”

他把旱煙鍋子朝鞋底上磕著:“娃呀,你太小哩?!?/span>

“你等我長大嘛!”

他摸著我的頭頂說:“不等你長大,我可該進土啦?!?/span>

聽了他的話,我著急了。他要是死了,那可咋辦呢?我那淡淡的眉毛,在滿是金黃色的茸毛的腦門上,擰成了疙瘩。我的臉也皺巴得像個核桃。

   他趕緊拿塊灶糖塞進了我的手里??粗菈K灶糖,我又咧著嘴笑了:“你別死啊,等著我長大?!彼謽妨?。答應著我:“我等你長大?!?/span>

    這以后,每逢經過我們這個村子,他總是帶些小禮物給我。一塊灶糖,一個甜瓜,一把紅棗……還樂呵呵地對我說:“看看我的小媳婦來呀!”

    我漸漸地長大了。到了知道認真地揀麥穗的年齡了。懂得了我說過的那些個話,都是讓人害臊的話。賣灶糖的老漢也不再開那玩笑——叫我是他的小媳婦了。不過他還是常帶些小禮物給我。我知道,他真疼我呢。

    我不明白為什么,我倒真是越來越依戀他,每逢他經過我們村子, 我都會送他好遠。我站在土坎坎上,看著他的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山坳坳里。

年復一年,我看得出來,他的背更彎了,步履也更加蹣跚了。這時,我真的擔心了,擔心他早晚有一天會死去。

有一年,過臘八的前一天,我約摸著賣灶糖的老漢,那一天該會經過我們村。我站在村口上一棵已經落盡葉子的柿子樹下,朝溝底下的那條大路上望著,等著。那棵柿子樹的頂梢梢上,還掛著一個小火柿子。小火柿子讓冬日的太陽一照,更是紅得透亮。那個柿子多半是因為長在太高的樹梢上,才沒有讓人摘下來。真怪,可它也沒讓風刮下來,雨打下來,雪壓下。

路上來了一個挑擔子的人。走近一看,擔子上挑的也是灶糖,人可不是那個賣灶糖的老漢。我向他打聽賣灶糖的老漢,他告訴我,賣灶糖的老漢老去了。

我仍舊站在那棵柿子樹下,望著樹梢上的那個孤零零的小火柿子。它那紅得透亮的色澤,依然給人一種喜盈盈的感覺??墒俏覅s哭了,哭得很傷心??弈悄吧?、但卻疼愛我的賣灶糖的老漢。

后來,我常想,他為什么疼愛我呢?無非我是一個貪吃的,因為生得極其丑陋而又沒人疼愛的小女孩吧?

等我長大以后,我總感到除了母親以外,再也沒有誰能夠像他那樣樸素地疼愛過我——沒有任何希求,沒有任何企望的。

                            (選自《張潔文集》,有刪改)



賞析文中畫橫線的句子。





夜   行

薛培政

①“那天夜里的月亮啊,白亮白亮的,就像被水洗過一樣……”九十多歲的鳳山爺,說起1941年白露前夜的月亮,依然嘖嘖稱奇。

  ②1938年的秋天,為了抗日,八路軍來到了魯中南地區,我就擔任了地下交通員。

  ③那天剛擦黑,鎮上開羊肉館的劉大眼來了,他是我的上線。一看他眨著那雙忽閃忽閃的大眼,我就知道,有任務了。他摸出一張二指寬的紙條,交代我,務必在天亮前送到部隊首長手中。我抽了袋煙,琢磨一下行程,向婆娘交代幾句,就出發了。

  ④按說六十多里路,天亮前趕到不算啥,但自從鬼子來了之后,就在路上修了很多據點,國民黨的部隊也陸續進駐城西和南邊的山區。方圓幾十里的地盤上,日軍、偽軍、國民黨、土匪盤根錯節,敵我難辨。要將情報安全送到,就難了。

  ⑤出村后,大路不敢走,便疾步鉆進了村南的野貓溝。

  ⑥月亮升起來了,像一個頂大的玉盤,把溝里照得如同白晝,一草一木看得真切,這對夜行極為不利。為了隱蔽,我順手拔草編了個草帽戴在頭上,悄悄前行。還好,一路上,除了幾聲狼嚎,也還順利。

  ⑦從溝里出來,要過一個三岔路口,這是進山的必經之路,也是各路武裝經常出沒的地方。我躲在莊稼地里仔細觀察,見沒有動靜,就想快速通過--沒走幾步,忽然看到西邊路上有個人影一晃,我驚得頭皮一麻。

⑧站在明處的我,躲是躲不過去了。定了定神,小聲朝那邊喊道:“兄弟,都是過路人,出來吧!”

⑨不一會兒,那人站到我面前,莊稼人打扮。對方先開口了:“這位大哥,半夜三更,要去哪兒???”

⑩“唉,老娘病了,要去水泉村抓藥哩!”我看了對方一眼,“這位兄弟是--”

?“俺是溝北劉家坡的,驢跑了,出來找驢哩。您從東邊來,有沒有看見大灰驢???”

?“沒有啊,要不您再找找?”我想盡快甩掉對方,離開此地。

?“哦,那我再往前找找?!闭f罷,便朝南邊那條小路上走去。我心里咯噔一下,這也是我要走的路啊,怎么辦?改道已經來不及了:“正好,我也走這邊,咱倆就做個伴吧!”

?“那好,大哥請!”望見他不經意的一個手勢,我就對他不敢小覷了。

?半夜了,月亮依然亮得讓人晃眼,青紗帳邊的小路上,蟲子忽近忽遠地叫著。不明身份的結伴同行,非但沒覺得壯膽,反讓人心里發毛。每走一段路,他或說腳心被石頭硌了一下,裝作磕鞋;我或埋怨褲子被露水打濕,要擰褲腿。我倆心照不宣,變換著行進的位置,誰走在前面,都用余光左右掃視,提防來自背后的襲擊。

?突然,“撲棱棱”一響,幾只野雞騰空而起!霎時,我倆本能地拉開架勢,同時朝腰間摸去。雖虛驚一場,彼此已多少猜出了對方的身份,相互對視一眼,繼續趕路。

?走出青紗帳,停下腳步,趴在草叢中,仔細觀察周圍動靜。南邊村口新建的炮樓上,探照燈照來照去;東邊大路上,摩托車“突突”地來回穿梭。只有西邊一片寂靜,只能從西邊繞過去了。我朝他使個眼色,他會意地與我同時起身,悄然向西摸了過去。

?原來,西邊不遠處是一條深溝,站在溝邊朝下看,深不見底,只見他緊緊身上的衣服,沿著溝邊滾了下去。我正驚訝,就聽見他在下面小聲喊道:“下來吧?!蔽乙舱账淖藙?,下到溝里。

?穿過那條深溝,又前行十幾里山路,在一個岔路口,他向我抱拳拱手告別。我沿路向東去,他朝西進山了。

?月亮偏西,天快亮時,我終于趕到了目的地??匆姶蹇谡緧彽陌寺奋娚诒?,我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便加快腳步朝前奔去。


                                                                                                                (選文有刪改)



  小說多處描寫“月亮”,請結合全文簡要分析其作用。




點擊?進入同步講解,獲取參考答案

7.1.png


分享到:
聯系地址:南通市如皋市安定街240號          聯系電話:18862918869 聯系郵箱:24894900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