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素質教育網
少年素質教育報華東地區采編發行中心

13.第三課:中間段的作用《母親的爆米花》、《被露水打濕的月亮》、《一針一線皆關情》

第三課:中間段的作用《母親的爆米花》、《被露水打濕的月亮》、《一針一線皆關情



母親的爆米花

江   子

①每到年末,女人們就都要忙碌起來了。

②在我家鄉,再窮的人家,都要準備幾件像樣的年貨待客。比如三兩斤炒瓜子,自家種的賣給販子后余留下來的花生,還有就是爆米花。

③而作為村里最窮人家的主婦,母親的忙碌里,就會多幾分恓惶。因為只有她知道,一到年關,招待客人要錢,去長輩親友家拜年要錢,年后我們兄弟姐妹讀書要錢??梢驗檫M賬少,她的口袋,差不多已經空了。

④她只有早早地就催著父親帶著我去走村串巷打爆米花。

⑤二姑父買了一套爆米花的行頭??伤髞砘剂税A病,近不得煙火,就打不得爆米花。母親就催著父親,學了這門手藝,借了二姑父家的這套行頭去打爆米花。

⑥這是一種十分艱苦的活計。我和父親每天就像釘在了兩條矮凳上。父親負責搖機器,拉風箱,待加熱到了一定溫度,讓機器炸響。機器里的大米就變成了松脆的體積暴漲的爆米花。我負責把柴,配合父親“爆破”作業,死死捏緊裝爆米花的麻袋,以免氣流沖溢讓爆米花散落。然后,我解開口袋,將爆米花裝給主人。如此周而復始,每天都要到半夜才睡。

⑦那時候每一爆加工費是一毛。十多天時間下來,可以掙個一百多塊。年關和我們的學費,就全都指望著這件事。

⑧要到大年二十九,我們才會回到家里,父親先把那些帶著黑色鍋灰的毛票交給母親,然后在自己家的廳堂,擺開架勢,打自己家的爆米花。很明顯,父親搖著機器拉著風箱的節奏變慢了。我把柴也是。經過了十多天的熬夜打爆米花,我和父親都太累了。

⑨而在我和父親出門的這些天,母親早已把家里的一切都安頓妥當,包括其他年貨的準備,孩子的新衣……晚上,母親會把糖倒入有水的鍋中。她在灶前把柴火,待糖水煮沸,父親會將爆米花倒入爆炒,到一定火候,再鏟出通過人工壓實,然后用刀切成薄片,爆米花年貨就做成了。

⑩那一夜,家里就都是糖分的味道:窮人的家庭里少有的幸福的味道。

?年終于到來了。對于家庭主婦來說,也就是最忙碌的時候到了。

?母親穿著漿洗得干凈的舊衣服,在家中進進出出,微笑著為前來拜年的親友續茶水,看著客人面前茶盤里年貨空了,就返回屋內補上些許——量肯定是經過精密計算的,不能太多,不然后面來客就不夠了,撐不到春節過完,但也不能太少,不然就不體面。

?那爆米花片是茶盤里最顯豁的茶點。它的成本不高,少量的大米和糖,但因為經過爆米花機的加工,體積增大了好多倍,適合表達新年里虛妄的富足感。

?印象里母親從來沒有穿過新衣服。即使過年也是。也許她穿過,那該是新婚的時候,可惜我沒能見到。母親好像也從沒吃過她精心準備的那些吃食。她很少上桌,總是坐在灶膛前,吃每一頓剩下來的東西。平日里,她給我們的印象是節儉到摳門的。她對自己,幾乎到了殘忍的程度,即使過年也是。成年累月,我們早已接受了這樣的母親,認為母親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可有一天,我發現母親在無人的角落吃著爆米花。

?離大年初一過去已經有幾天了。親友們都已散去。大人們開始閑了下來。

?我還沉浸在寒假與春節給我帶來的美好和自由之中。離開了打爆米花的那張小矮凳的束縛,我就像一個野孩子,到處找著尋歡作樂。我忘了我是去找誰還是為了躲避誰的追趕,急匆匆地走在某個離家幾棟屋的一個巷子里。無意間我看到了母親,正在往嘴巴里送著爆米花。

?她輕輕地咬著,咀嚼著。她臉上的表情,似乎是非常享受爆米花片帶給她的愉悅感,以至于她顯得有點陶醉,有點貪婪。她吃得很細致,好像一小片爆米花片,有著她細嚼慢咽的計劃。她手里有個袋子,里面還有著三兩片。

?母親怎么會在這里?她是不是專門要躲在我們不容易出現的地方,來享受她其實非常心儀的食物?她為什么不在家里,當著我們的面吃著爆米花?有什么清規戒律,阻止了她這么做?

?母親看到了我,臉上立即露出驚詫進而尷尬的表情。她迅速停止了咀嚼,轉身急匆匆離開了巷子。

?母親只比我大25歲。我呢那時候才十一二歲?,F在想起來,母親那時候還很年輕,不到四十??赡赣H在我心里從來沒有年輕過,從我記事以來,她就是一個很心酸的老婦模樣,即使新年也不能讓她看起來年輕些。


                               (選自2020年2月20日《新民晚報》,有刪改)


文章第③段有何作用?





被露水打濕的月亮

李木生

①小時候愛在月出的時候看月,它能讓眼睛月一樣明亮。長大了卻漸漸的、漸漸的愛在夜深的時候看月,看月的時候往往是月早已在看我了。夜深的時分看月最好。靜靜的,一看就看到心里去了。一點也不虛幻,實實在在的一個融融的月亮,貼肉貼心的,一股腦兒就全給你了。這時,你就會隱隱地覺出,原來人的心是這樣的明亮而又深遠。

②太陽的分娩是恢宏的。它會把海洋與云霧都染成血紅色,一露臉就讓天下金碧輝煌。月亮卻不,總是悄悄地來到天上,缺也好,圓也好,都將一個圓滿善意的襟懷揣著人間,不張揚卻也成了人類心靈的指望。它也沒有太陽的霸氣,一出現就掩盡所有星辰的光輝。雖然也會月朗星稀,可它絕對是星辰的朋友,與星辰一道將月華星輝綻放在黑暗中,也與星辰一道成為萬家燈火的知音。我曾想,天下最最動人的笑顏,當是月亮了,不是它在點亮了人間的歡樂與歡樂的希望嗎?

③這是一輪熱忱而又寬容的月亮。

④熱忱寬容的月亮有時又是極其冷峻的。宮墻圈不住它。錢財買不動它。黑暗禁不得它。諛頌也惑不了它。這時它是天上最為凜然的容貌了,可謂冷若冰霜,因為它是自由的月亮,總眷顧自由的胸膛。對它來說,阿諛就是死亡。它不知道它的父母是誰,它只知道宇宙曾經是它的襁褓。有這顆野性的靈魂在天上亮著,黑暗的統治就注定要一次次地失敗與逃遁了。沒誰能夠真正理解它的孤獨,那千古不化的孤獨。尤其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只有它那孤獨的光輝醒著,世人皆醉我獨醒,“世人皆濁我獨清”。惟有當我也沉潛于孤獨里,才能稍稍走近它——那是怎樣的一種博大到無窮無盡的光輝啊,悠遠而又深邃,洞悉著一切的宿命,卻又義無反顧、痛快淋漓地燃燒著自己,照亮著千條萬條前行的路途。它看到一切,知道一切,又毫無保留地獻出著一切。這時,你就會感到,孤獨是多么美好,孤獨便是一種解放。

⑤誰說月亮不是一所常青的學校呢?那永不停歇的光明,就是教導人類培植、保持美好人性的

最為偉大的教師了。它以自己的純潔 教導人,世上的溫潤無比的玉 石,都是它種下的吧?它又以自己的力量鼓舞人,海洋那幾近永恒的潮汐,不就是在為它的美麗所激動嗎?它更以悲憫之心理解人。它知道心會變硬的,還有痛苦與絕望。但是有月亮在就不怕,它能讓硬了干了丑了的心變軟變濕變好,讓乏味的心汩動起趣味、想象、幻想與些許的浪漫。

⑥其實月亮的本性是憂傷的,因為它最懂得世間的悲傷憂苦,又是宇宙間最偉大的傾聽者。不僅傾聽,它還是人間最偉大的訴說者,那絲絲縷縷、充滿人間的月光,不都是知冷知熱、掏心掏肺、與心偕振的絮語嗎?哪一道心靈的傷口上,沒有搽過月光這味靈藥?哪一片心靈的田地里,沒有灑下過融融的月色,從而讓沉重而又孤獨的靈魂得到撫慰與溫暖?童年時的黃黃(家養的一只忠誠的狗),至今還會在我記憶里長嚎。那是神州一片饑饉的年代,別說作為生靈的狗,連村上的樹也已被人啃光了皮。一星點辦法也沒有了,全家人不顧我的哭鬧,商量起要吃黃黃的事。我帶著滿臉的淚,拿起一根棍子,想把黃黃揍跑。它一定是聽懂得了家人的決定,怎么也趕不動它。它輕搖著尾巴,舔舔我的手,而后便抬起頭,望著東南天上正圓的月亮,一聲一聲地長嚎。它也是在向月亮傾訴吧?那晚,我看到黃黃的兩只眼睛里都是淚水,淚水里還晃著柔和的月光。月亮聽到了一切,又訴說著一切。那晚,我感到月亮就是被天噙著的一顆濕漉漉淚珠。

⑦從那之后,不管是碰到莊稼上的露水還是看見路邊溝沿草葉上的露珠,我都會在心里頭想:昨晚怎么月亮又哭了?是丑惡又在肆虐?是生命又遭殺戮?但是,不管世間多么黑暗,也不管人世的生活多么的艱難沉重、甚至還有橫七豎八的對于人的壓迫與束縛——只要月亮還在天上亮著,我們就會有愛在心上流淌,就會讓憧憬自由飛翔,凡俗的分分秒秒也就有了詩意的歌吟。

                               (選自《迎風之燈》有刪改)



第②段描寫太陽有何作用?




一針一線皆關情

蔡勛建

①父親常說“做出衣裳的是針線”,按說這沒有什么創意,但從一名鄉間職業裁縫口中說出,卻有權威性和說服力。父親一生以裁縫為業,受鄉親敬重,行走鄉間方圓二三十里,甚至跨出湘鄂邊界為人縫制衣裳。

②他十二三歲拜師學裁縫,頭年多半時間給師父家挑水打柴干家務活,漸漸地開始學縫扣眼、絞襻①子、釘扣子。翌年學習縫制衣服,第三年開始學絎②棉做棉衣,最后學剪裁。師父手藝高超,很嚴厲,連立身坐姿、穿針引線也有規矩,弄不好便舉起尺子打過來。父親說,他沒少挨師父訓罰,怎樣打罰都必須忍著,熬過了三年,便有出頭之日了。三年后他便提著裁剪刀行走鄉里,獨當一面,還真是多虧了師父的言傳身教。

③在我的記憶深處,父親有些絕活兒。

④父親沒學過美術繪圖,可他裁布料用畫粉時,總是從容果斷,絕不拖泥帶水。畫線時用的是畫粉袋,一條紗線從裝有畫粉的小布袋里左貫右出,其原理與木匠的墨斗無異。比如絎棉衣棉褲,父親在鋪好絮棉的布面上,左手捏著畫粉袋口,將線頭置于棉褲一端,右手拉粉線,再用右肘根壓住粉線另一端,右手拇指食指拈起粉線,輕輕一彈,不偏不倚完成一條白線。如此反復,他的徒弟再照線舉針絎棉。

⑤父親擅長做開襟衣衫,他最得意的是做得一手漂亮盤扣。男服多用蜻蜒扣、春蠶扣(也叫一字扣),女服多用蝴蝶扣、菊花扣,還有男女通用的琵琶扣、樹枝扣。一個個蜻蜓頭,一對對蝴蝶結,公扣母扣,結對成雙。這種衣服全用布扣,杜絕塑料扣子或有機玻璃扣子,著實漂亮。

  ⑥父親喜歡在左胸前袋口插上一支鋼筆,不過這筆大抵在算賬立據時才派上用場。父親有“兩不記”:一是收人布料不記,客戶來料,只要說明你要做什么衣服什么樣式,他隨手往那衣料堆里一放,絕不會張冠李戴;二是量體裁衣,他拿皮尺在來人身上左一拉右一扯,嘴里念叨著,只量體并不當面記錄,也不開制衣單,顧客按期取衣,從不出錯。

⑦他的裁縫工具很簡單,裁剪刀、竹尺、皮尺、畫粉、手針、頂箍,再就是熨斗。父親剪裁時輕松自如,用剪吃布很干脆——咔哧,咔哧,咔哧,這像極了農夫耕田犁地,當犁尖插入土地,只聽得一聲吆喝,那黑色土壤便順著犁頭往右翻去。咔!最后一聲特別干脆,聽起來很果斷,那肯定是剪刀將出,剪斷布頭了。

⑧剪裁用的案板是杉木的,那案面上有許多凹坑,密密麻麻。有次我看到父親握著剪刀,在畫有縱橫交錯線條的布面上,讓剪刀隨意地疾走,剪刀在案面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響,頓一下,布面一個窩,案板上一個坑。我揣測這種“停頓”絕不是率性而為,一定是有講究的,應該是父親為后來的縫紉制作留下的暗記,比如打褶、留岔什么的。案板上留下的“記號”,讓我長久思索……

⑨除了在家等客上門做衣,很多時候是做“鄉工”,也稱“上門工”。這種方法是按天計收工錢,東家只管三頓飯,不需一件件算錢。但父親并沒有因此懈怠,只管埋頭干活。平常東家客氣,也有上煙上酒的,可父親從來不沾,只吃些茶飯。

⑩早年,父親行走鄉里一直是手工制作,后來母親加盟。不久有了縫紉機,一臺“蝴蝶”牌縫紉機與他們“白頭偕老”。父親擔綱剪裁,母親負責縫制,從此父母同出同歸。小時候我還沒念書,就經常隨父母去做“上門工”。一大早,東家挑一副挑子走在前頭,一頭是縫紉機頭,一頭是機腳,我緊跟父母在后,父親說我從小就隨他吃“百家飯”。

?在鄉間,這個行業有個笑話段子:“裁縫不落布,穿個冒襠褲?!鄙贂r我不解,便問父親何意,父親笑了,告訴我意思是說,如果哪個裁縫不留下布頭,那他肯定穿著個沒有褲襠的褲子。父親從來不做那種“貪墨”糗事,每上門做完一家的衣服,他就將剩下的布頭交給東家;若是在家,每做好一件衣服,他也將剩下的邊角布料扎成一綹,塞進衣主的新衣荷包里。衣主自然高興,因為這些邊角布料又可去做千層布鞋底。

?父親從事職業裁縫五十年,他從手工到機制,見證了民間服裝的演變發展,親自經歷了這些服裝的  

全部制作過程。父親就像一枚絎針,行走鄉間,縫緊了鄉情,縫暖了家庭,縫美了生活。


                       (選自(《人民日報》,有刪改)

結合文章內容,簡要分析第②段在文中的作用。


補充復習:結合文章內容,簡要分析結尾第?段在文中的作用。



補充復習:研讀賞析

1、父親在鋪好絮棉的布面上,左手捏著畫粉袋口,將線頭置于棉褲一端,右手拉粉線,再用右肘根壓住粉線另一端,右手拇指食指拈起粉線,輕輕一彈,不偏不倚完成一條白線。

2、這像極了農夫耕田犁地,當犁尖插入土地,只聽得一聲吆喝,那黑色土壤便順著犁頭往右翻去。




心靈之痛

查一路

(1)車行到小區門口,前面一個剛放學的小女孩,不知在張望什么。出于安全考慮,我輕摁了一下喇叭。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感到十分意外。

(2)小女孩有瞬間的驚悸,然后回過頭,惡狠狠地瞪著這邊。她的眼神嚇著了一個手握方向盤的成年人,我搖下車窗,想在車子經過時安撫一下她。不料,在我開車經過的一剎那,我清晰地聽到她罵了一句很臟的話,臟得讓我當時無法逃避,此刻無法轉述。我很震驚,一個不過上三四年級的小女孩,怎么能說出這么臟的話呢?

(3)我以前沒遇到過這樣的事,如果用“震驚”來形容可能危言聳聽了點兒,但這么臟的一句話,至少讓我幾個星期都不能釋懷。具體原因不可知曉,可以肯定的是,這孩子的心里有些痛,由痛而引發了一種恨。

(4)一個月后,我又見到了這個女孩,還是在小區的門口。這次她坐在她媽媽的電瓶車的后面,她的聲音很大,反復問:“媽媽,我們家為什么不買汽車啊?別的同學家都有車?!绷胰障?,她的母親只顧鎖著眉頭騎車,無暇回答她的提問。

(5)無意中,這個小女孩已經告訴了我答案。

(6)前段時間,因一場暴雨,一個親戚讓我幫他接小孩。放學時節,某小學門前的廣場上,車聲鼎沸,喇叭聲震耳欲聾。一眼望去,雨霧之中處處是小車,擠滿了整個廣場,都是來接孩子的。也有家長騎著摩托車、電瓶車、自行車,他們讓孩子穿著雨披坐在身后,穿行于停在廣場的汽車中間。

(7)坐在汽車里的孩子們,則透過車窗玻璃,安逸地望著窗外,望著被雨水打濕的同學們。

(8) 國外的富翁,不會把私人游艇??吭诠泊a頭;而中國的富裕階層,甚至僅僅是普通的有車一族,都希望自己的車輪在別人艷羨的目光中滾動。

(9)由此,我想起了那個小女孩的心靈之痛。

(10)這些年,我注意到社會上一些人的心頭有某種不便說出的痛。有些痛,源于社會的一種病;有些痛,源于社會成員彼此間的疏離與隔膜。就說關于車這樣的小事,如果有車的家長們盡可能把車停到離校門口遠一點的地方,如果開車的人盡可能不冒失地摁喇叭,“有車沒車”的意念可能就不至于在孩子的心靈上劃出一道傷痕。

(11)有些痛,從根源上講,不是我們造成的,但與我們有關。因為無意間的冒犯與入侵,往往傷害了他人的情感。


從內容和結構上分析第⑨段的作用。





家    徽

余華

①國有國徽,校有?;?,廠有廠徽。奇怪嗎?我家竟有家徽。我們家的家徽是一條魚,一條畫在門板上的魚。那條魚的圖案畫得很笨拙,線條零亂而粗糙,只能讓人意會到是條魚而已。但它卻有不尋常的來歷。

②祖父在世時,膝下有父親他們弟兄四個,個個都是人高馬大的男子漢。戰亂時期,家庭仗著幾個男人下死力氣勉強維持溫飽。

③一天夜半,父親起來小解,發現一個人影竄進了廚房,他便喊叫起來,同時馬上守住廚房門口。不一會兒,父親弟兄幾個都起來了,他們點著燈,拿著大木棒子和斧頭,仔細地搜索著廚房的每一個角落,那時糧食就是性命,大家決心不把這竊賊打死,也得讓他殘廢。廚房的旮旮旯旯都搜遍了,卻沒發現人。父親弟兄幾個說父親定是半夜眼花,父親賭咒發誓說肯定有人。還在大家爭辯時祖父來了,祖父讓兒子們都去睡覺。等他們走了后,祖父走到水缸邊,敲敲蓋子,說:“你不用躲了,出來吧?!敝灰娝桌锼芰艿卣酒鹨粋€人。這人一手擎著水缸木蓋,渾身顫抖,面無人色,另一只手里,還攥著一布袋大米。

④祖父望著竊賊,嘆口氣說:“算了,你走吧,要是讓我的兒子們看見了,你今天非殘廢不可?!?/span>

⑤賊傻望著祖父,他不敢相信祖父就這樣輕易地讓他走,但祖父分明是平靜地揮了揮手,賊便從水缸里爬出來。祖父又把那水淋淋的米袋子交給他說:“帶上它吧,它可幫你家度幾天日子?!辟\要說什么,眼眶卻紅了,低著頭,提著米袋子往外走,走到門口,“慢著,”祖父又叫住他,塞給他一串銅錢,“你拿這錢去做點小生意,再也不要干這傷天害理的勾當了?!?/span>

⑥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給祖父磕了幾個響頭便走了。

⑦不知過了多久,一天清晨,祖父一開門,便在門環上發現了一條兩斤多的鮮魚。祖父先是感到奇怪,但他馬上就猜到是那賊送來的,那人大約是做了販魚的生意。

⑧自此以后,我家門環上經常出現鮮魚,家里便經??梢愿纳粕?。父親他們感到奇怪,祖父便舒緩地向父親弟兄們講起魚的來歷。

⑨大約吃了幾十條魚后,祖父感到不安,說人家是小本經營,別吃垮了人家。于是連著幾天半夜守候著,一直熬了三個夜,終于讓祖父遇見了那送魚人,誰知不是那個賊,卻是一個年輕漁人。這漁人是那賊的兒子,賊在臨終前囑咐他要堅持送魚到我家來。祖父和父親他們聽得連連點頭。為了不違亡人遺愿,祖父拿過一把刀子,讓年輕人在我家門上刻一條魚,并說從此不許他再送魚,就用這條刻下的魚替代好了。祖父并叮囑父親弟兄們要保管好這條“魚”,牢記這件事。于是,我家按照祖父的意思,一直都保留著這魚的圖案。

⑩它,自然而然地成了我家的家徽。


                                 

                               (文章有刪改)


結合全文內容,分析文章第②段的作用。



點擊?進入同步講解,獲取參考答案


5.3.png


分享到:
聯系地址:南通市如皋市安定街240號          聯系電話:18862918869 聯系郵箱:24894900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