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素質教育網
少年素質教育報華東地區采編發行中心

12.第二課:結尾段的作用《異質的小鎮》、《給鳥搬家》、《尋找恩人》

第二課:結尾段的作用《異質的小鎮》、《給鳥搬家》、《尋找恩人

異質的小鎮

王   族

①這就是達坂城了。高低不一的房子隨著我的走近,也像是邁動著腳步向我走來。漸漸地,我們的距離縮短,這個由土房子和胡楊樹,還有幾條交叉的馬路組合而成的小鎮,就完完全全呈現在我面前了。

②面對這個讓我魂牽夢繞、用了十年時間對它幻想和向往的小鎮,我的腳步變得有些遲疑。這個渾身披著灰塵之衣的小鎮,用一種在歲月深處沉靜下來的安詳,在默默地看著我。我甚至能感覺到從它蒼茫的身體內傳來一個聲音:“我已等你很長時間了,你為何今天才來?”

③達坂城與新疆所有的小城小鎮一樣,都背倚雪山。從烏魯木齊到達坂城,實際上只是順著天山在前行。天山像一條扭動著身子的長龍,一直向南而去,而它高高仰起的頭就是博格達,它高大,有一種孤獨的美。一年又一年,不知有多少場雪落在這個龍頭上,時間是個心靈手巧的裁縫,一針一線,用雪花為它縫制了一頂頭冠,穩穩地為它戴上。達坂城被那頂頭冠反射的光芒照亮,像一個備受呵護的孩子。

④現在,這個光芒像是不滿足似的,從博格達一瀉而下,迅猛而且不可置疑地將一股明亮的色彩在達坂城漸漸暈染開來。

⑤達坂城的房子大多為土質結構,再加上這里長年刮大風,所以,所有的房子都裂著斑駁的大縫,風一刮來,就直直地進了人家。走進一戶人家的房屋,第一眼看見的是墻上的裂縫,但一束光亮卻從這條裂縫中照進來,在屋中央投出一個好看的圓圖。房子的主人是一位七十多歲的長者,久久地坐在那個圓圈中看書,不起風的日子,墻上的裂縫倒是為他提供了極好的閱讀條件。

⑥院子里,兩只羊正在吃草,博格達的雪光將一部分草照亮,它們像是聽到召喚似的,很自然地將嘴伸向被照亮的那些草。

⑦再往前走,就與一條小溪相遇了。溪水肯定是融化的雪水從天山緩緩地流淌到達坂城,它像是終于找到了家似的,慢悠悠地看著周圍的一切。放眼望去,小溪環繞著小鎮,像一條漂亮的紗巾,著實將這些土房子裝飾了一番。在不遠處,小溪匯成一個小水泊,雪山被水面直接映照出來。有幾只鳥飛來,將水面倒映的雪山當作一面大鏡子,想照照自己的英姿,不料雙爪剛一著水,便覺出不對,趕緊撲棱著翅膀飛走,水面上的漣漪平靜之后,博格達雪峰仍原原本本地倒映在水中。

⑧這是難得的一幕,人只要低下頭,就可以看見平時需仰視才可以看見的雪峰。

⑨小鎮上的人都行色匆匆,他們不把街道當回事,真正的生活和更豐富的世界在那些由街道向里延伸的小巷和每一座黃泥小屋中。我知道我不可急急地深入到小巷的人家里去,對于達坂城而言,每一個細微處都有著很豐富的內涵,我要讓自己盡量緩慢地融會到每一個事物中去,成為這里的一份子,然后在浸潤中體味另一種命運。

⑩愛一塊土地,最終發現自己已成為這塊土地的一部分,那才是最大的幸福。

?這異質的小鎮,讓人恍惚覺得,多少年前在夢里曾經相遇。而現在,它卻已展現在了眼前。



文章結尾一段有何作用?請分條概述。




給鳥搬家

劉亮程

①我們家的院子和老陳家的院子中間隔了一小截籬笆,平常兩家借點東西都是從籬

笆縫里遞來遞去。

②一天,阿健盯住老陳家榆樹說,要是把他家的麻雀趕到我們家樹上多好。阿健就擠過籬笆縫,往老陳家樹上扔土塊兒,朝樹上喊叫。

③怎么才能讓鳥在我們家樹上也筑窩呢?阿健說。

④等你們都長大了,麻雀看見院子里沒小孩了,就會來我們家樹上筑巢。二伯說。

⑤我想現在就讓麻雀來我們家樹上筑巢。阿健說。

⑥那我們想個辦法吧,先在樹上給鳥做個窩,到時候我會讓那棵樹上的鳥搬過來住。二伯說。

⑦二伯帶著張歡、阿健、洋洋和方圓,在院子里做鳥巢。

⑧二伯從小庫房里找出鋸子、斧頭和釘錘,用木板釘了一個方盒子,找了一些柔軟的干草放進做好的鳥巢。

⑨然后,二伯讓方圓爬上樹,用鐵絲把鳥巢綁在最高的樹杈上。二伯做木盒的時候,中間隔出了盛放食物的隔檔,在里面裝了些小米。

⑩鳥巢安置后,第二天就有鳥在樹上叫了,鳥發現巢里的食物,再叫其他鳥過來吃。

?過了兩天,樹上沒鳥叫了。二伯說,可能食物吃完了。他讓方圓上去又放了一些小米。鳥又在樹上叫了,可是,鳥把小米吃完又飛了,沒有把我們的木盒當窩的意思。

?這咋辦呢?阿健說。

?不急,再想辦法。二伯說。

?二伯讓方圓爬到老陳家輸樹上,把窩里的鳥蛋放到我們家樹上的鳥巢里。

?二伯說,我們把鳥蛋移過來,鳥就會跟著過來。

?可是,鳥沒有搬家過來,只是在我們家樹上叫了一陣,又回到老陳家樹上。二伯只好讓方圓把鳥蛋放回老陳家榆樹上的舊窩里。

?二佰的辦法失敗了。

?怎么辦?阿健、張歡都著急了。再等等。二伯說。

?不久以后,老陳家樹上的鳥巢孵出了小鳥,在樹下都能聽到小鳥的叫聲。

?二伯又讓方圓爬到老陳家樹上,把小鳥全拿下來。方圓上樹的時候,鳥一陣亂叫。

?方圓把小鳥裝在衣兜里拿下來,五只精光的小鳥,張著嫩黃的小嘴直叫。張歡、阿健都圍上去摸小鳥。二伯讓方圓趕快把小鳥放到我們家樹上的窩里,又放了好多小米進去。然后,我們回到院子。

?鳥看到自己窩里沒有了小鳥,扯著嗓子叫,小鳥也在我們家樹上的窩里叫。大鳥聽到了,就飛過來,看見自己的小寶寶全搬了家,家里還有好多食物,鳥沒辦法把小鳥搬回舊巢,只好把我們給它筑的巢當家了。

?那以后老陳家樹上就沒鳥了,都落在我們家樹上。

?老陳不知道我們干的事,我們干這些時,都是在他出去的時候,有一次他到街上買了個東西,回來樹上的鳥就搬家了,全搬到了我們家樹上。老陳望著自己家樹上空空的鳥巢,又看看我們家樹上的方木盒子,老陳想不通,不知道樹上發生了什么。

?老陳家的兩個女兒都出嫁到外地,剩下老陳和媳婦,院子一年四季冷冷清清,只有樹上的鳥叫聲,現在連鳥叫聲也沒有了。

?張歡說,她經??匆娎详惓覀兗覙渖贤?,還在他們家樹下撒小米,招鳥過去。鳥飛過去把小米吃了,就又回到我們家樹上。

?二伯聽了,覺得對不住老陳。

?又過了一兩個月,小鳥會飛了。

?阿健說,他看見兩只大鳥又回到老陳家樹上的舊窩里了。我們家樹上的窩留給長大的小鳥住了。

?二伯聽了說,鳥做得很對呢。

?現在,老陳家和我們家樹上,都有鳥叫了。           

                            (選自《一片葉子下生活》,有改動)



文末交代了兩家樹上都有鳥叫了,作者為什么安排這樣的結局?請談談你的理解。



尋找恩人

韋   名

建濤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找到女兒的救命恩人,給他恭恭敬敬地鞠個躬,道聲歉。

女兒描述的救命恩人是個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說話不卑不亢,眼睛不大不小,頭發不長不短的中年男人。

那天上午,事情太突然了:站在馬路邊等車的她發現一輛車瘋了一樣向自己狂奔過來。小嘴張得巨大的她,既說不出話,也挪不動身子,眼睜睜看著車子朝自己飛奔過來……就在車子要撞上她的剎那間,她被一個人撲倒在路邊的綠化帶上——瘋狂的車子從女兒剛剛站著的地方呼嘯而過。

和女兒一起倒在綠化帶上的中年男人扶起了腦子一片空白的女兒。女兒卻站不穩,蹲在綠化帶上,瑟瑟發抖。

“沒事了!”中年男人扶起女兒。

驚魂未定的女兒終于抬起了頭,看到了中年男人眉心間一顆黑閃閃的痣。女兒連一聲謝謝也沒說,只呆呆地望著沾了一身泥水的中年男人頭也沒回地消失在馬路上。

救了女兒一命,女兒卻來不及對恩人道聲謝,建濤心里不安,發誓這輩子一定要親口向恩人道謝!

為了心中這一聲謝,多少年,只要一有空,建濤就四處尋找恩人。

這樣的恩人,在蕓蕓眾生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無異于稻的一顆稻谷,找這樣一個人,也無異于大海撈針。執著的建濤卻不言棄,一直在尋找恩人。

在尋找恩人的過程中,建濤也做了很多和恩人一樣的好事,成了別人嘴里的恩人。

女兒就在建濤不斷尋找恩人的日子里逐漸長大,成了別人的女人——盡管建濤心里不大樂意女兒嫁給一個罪犯的兒子,一直對女婿很冷淡,可看到女兒后來又擁有了自己活潑可愛的女兒,一家三口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建濤認了。

看到女兒的幸福,建濤尋找恩人的決心更加堅定。

多年尋找未果。建濤不僅不放棄,還在家里親自給恩人畫像,畫像眉心間有黑閃閃的痣。

建濤畫了一張又一張,畫完就讓女兒認,每一張畫,女兒都說像又不像。

畫到后來,建濤把中年恩人畫成了老年恩人:皺紋加深了,頭發變白了……當然,唯一不變的是眉心間的那顆痣。

女兒說,除了那顆痣,父親畫的恩人怎么越看越像父親自己。

突然有一天,女兒告訴建濤,她想和男人帶著女兒去遙遠的地方看望從未謀面還在服刑的家公。

建濤欣慰地點了點頭。

女兒一家去了遙遠的地方,建濤繼續畫像尋找恩人。

女兒從遙遠的地方一回來,就急匆匆地跑來告訴建濤,“爸!我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建濤一臉茫然。

  “恩人!”女兒說時,眼里閃著一絲亮光。

“在哪?”建濤停下畫像,盯著女兒。

“在遙遠的地方!”女兒眼里的那絲亮光不見了,“家公眉心間就長著那顆我永遠忘不了的黑痣!”

“……”建濤驚訝地張大嘴說不出話。

“可他看著我們三個,聽我激動地講15年前的那一刻,始終不承認他曾救過我!”女兒有點灰心。

“你確定?”建濤很久才回過神來。

“爸,錯不了,就是他?!迸畠河旨悠饋?,“可他為什么不承認這一切呢?”

“謝謝你!”盡管親家公和建濤畫的像一點兒也不像,但一見面建濤還是隔著厚厚的玻璃深深地深深地給親家公鞠了一躬。

“謝謝你!”親家公也深深地給建濤回了一鞠躬。

建濤提醒親家公:15年前的那天早上,一個人默默地沿著當時車少人稀的馬路朝公安局走去……女兒就是那天那個時段在那段馬路被一個眉心有痣的中年男人救起的!

親家公卻一臉平靜。

“我女婿你兒子說,你那天出門的樣子他永遠忘不了!我女兒你兒媳說,你眉心間的黑痣她也永遠忘不了!”

親家公靜靜地聽著,輕輕搖了搖頭。

看著平靜如水的親家公,建濤沒再繼續說下去:來看望親家公之前,他找到了當年接待親家公自首的警官。警官說了一個細節,親家公自首時衣服上一身泥水,十分狼狽。

建濤又隔著厚厚的玻璃給親家公深深鞠了個躬,離開了監獄會客室。

建濤不再畫像,卻繼續尋找恩人。                                       

(有刪改)


小說結尾說“建濤不再畫像,卻繼續尋找恩人”,意味深長,請予以賞析。






母親的眼睛

李漢榮

①在農家小院的正中,在光線最集中的地方,我的母親端坐著,為我們做鞋,做枕頭,縫補衣裳,在書包上繡花。此時,陽光投在這個小小的院子里,灌注進母親手里那小小的針眼。每一個針腳里,每一個圖案上,都注滿村莊正午的溫情和深藍。

②看著沐浴在天光里的母親,看著跟隨母親的目光穿梭在生活經緯里的小小針線,我終于明白:我們貼身的衣服里和書包上,織進去的不只是母親細密的眼神,還有來自幾光年之外上蒼的眼神。

③母親八十多歲的眼睛,還保持著少女的清澈和純真。而世間不少的人,涉世稍深或略有閱歷,目光就少了清純,蒙上了或世故或勢利或狡黠的塵灰。莫非母親有什么特殊的“養眼”之法?我想了解其中的緣由。

④那年,我回老家養病。我每天都在故鄉的原野上走來走去,在清晨,在黃昏,在百萬千萬顆露珠的照拂里,在百萬千萬片綠葉的叮嚀里,我的心里,我的眼睛里,哪怕藏匿得很深很隱蔽的細小雜念和灰塵,都被一一洗凈。我身體里的病,也漸漸離我遠去。我身如菩捉樹,心如明鏡臺,無塵無垢,無嗔無癡,甚至有一點吐氣如蘭的意思了,連夢都是清潔的。這讓我體會到:一個人若保持身體的潔凈、心靈的潔凈,保持每一個意識和念想的仁慈與潔凈,那么,他將會從生命里領受到怎樣單純而又無比豐富的詩意!

⑤我在故鄉的懷里、在母親身邊養病。病大約不好意思待在我逐漸變得干凈、健康的身體里,我的身體里沒有了毒素,也沒有了病魔賴以存活的養料。 病知趣地走了,我養好了身體,也養好了心。那次鄉村靜養,等于讓我對鄉村母親的心靈養成做了一次田野調查。

⑥那么,母親何以有那樣潔凈無塵的心,何以有那樣潔凈無塵的眼睛?我想,清晨或黃昏,原野上那無數顆透明的露珠,已經給出了一部分答案。我的母親,一生善良、純潔和真誠:她是用一生的田野勞作和行走,與無數顆露珠——與無數顆清澈的天地之眼,交換著心靈的語言,交換著眼神。就這樣,上蒼把最好的露珠,交給母親保管,露珠一直滋養和化育著母親的心,也明凈了她的瞳仁。

⑦一個人若很少在露珠(包括具有露珠之透明品質的事物)面前停留,激賞、感動于那無邪的純真,并反觀、反省自己內心的不潔和陰影,同時讓自已被塵世污染的身體和心靈,接受其消毒、清洗和映照,那么,他的內心和眼神,就少了某種天賜的清澈。一個人若很少將目光投向蒼穹的星辰,卻總是沉淪于欲望,鎖定于功利,那么,他的心城必窄,眼神定然少了某種悠遠和深沉。

⑧我的母親,低頭與露球交換眼神,抬頭與星辰交換眼神,俯仰之間,她都在吐納天地精神。她識字不多卻有天趣,她閱歷不多卻胸襟寬闊,因為寬厚的原野和澄明的天穹,就是她的心靈老師。

⑨一個好朋友曾對我說:“你注意到了嗎?你媽媽的眼睛特別清澈,八十多歲了,還像少女的眼睛那么純潔和深情?!彼母改溉ナ垒^早,于是把我的母親當自己的母親對待。我的母親是在86歲那年去世的。好朋友寫了一篇短文,痛惜一位慈祥的母親走了,人間少了一雙清澈的眼睛。

⑩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睛里蕩漾的是內心的光亮和情感的波瀾,是一個人心靈世界的折射。想念一雙眼睛,其實是想念一種純潔的感情,緬懷一種干凈的人。       

                                       (摘自2020年5月8日《光明日報》,有刪改)



通讀全文,說說你對第⑩段畫線句含義的理解。




守山人

                                     張小萌

⑴甘河鎮因河得名,鎮子最北,一條不湍激不洶涌,但綿長清透的河緩緩而過,河北岸是山,河南岸是鎮,涇渭分明。

⑵這里的山,初見的人定是不會喜歡的,偏大的土包罷了,不巍峨,不崢嶸。時間久了,就明白這山的好了,一座連著一座,仿佛是看不到頭的遠,她是安靜的,平和的,像母親的懷抱,溫暖舒適。山與山之間有時會出現一處緩坡,往往有溪水流過,一股炊煙在大山深處的山腳下突兀而出,青天白云下,十分扎眼,一座木制的房靜靜地立在小河旁。

⑶“老康呦,我退休了,明個回鎮上?!笨床灰娙擞?,蒼老的聲音從密林深處傳來。屋里的老康聽到這話,頓了一頓,發出一聲嘆息,出了屋子,半倚在門上,看看前方的樹林,又是一聲嘆息。恰好林間的小路上現出個人影,頭發花白,顫顫巍巍的行者,弓著腰,看到老康直了身子,沖他一笑?!肮?,你那點蘑菇是留不下了吧,我可是把我養了一年的雞都帶來了,哈哈——”老朱笑得很開心,快走幾步,奔著老康去了?!昂?,你這死老頭子,沒多大個出息,除了吃,你還有啥念想?給你吃,都給你吃,可是只怕你的牙無福呦。哈哈……”老康也離了門,走向老朱,兩個人擁抱在一起。

⑷“老康,我老了啊?!?/span>

⑸“老朱,我也老了?!?/span>

⑹山間的風很少,這一刻卻是舞動著,搖動著這山上的樹,松樹,楊樹,樺樹,高的,矮的,齊齊搖動樹葉,發出嘩嘩的聲響。

⑺兩人拍了拍肩膀,不愿分開。良久,老康接過老朱手上的雞,進屋去了。老朱一屁股坐在樹樁上,光滑油亮,樹是蓋房子時伐的,好大的樹,當年他們數了數年輪,大概百年多吧,決不是一百年,他們卻是沒數清的,這樣的樹在這里好多,數不清的多。掏出煙袋子,裝上一袋煙,火一燃,藍色的煙霧飛了起來?!袄峡蛋?,我是不中用了,咱們仨上山那年,跟著魏大叔山上山下地不知跑了多少趟,雖然累但是有勁啊,現在是又……”

⑻“閉上你的臭嘴,哪三個,不就咱們倆嗎?哪三個,哪里有三個?”老康放下手里的松枝,不看老朱,卻是一臉的不高興。老朱的煙槍停在了空中,不一會老朱呵呵地笑了,把煙槍放到嘴里大口地吸了起來,藍色的煙霧聚集了一大片,濃得散不開。老康繼續點火,這季節濕氣大,火起得慢,青綠色的煙濃濃地升起來,這兩股煙交融在一起像是一朵過去的云,靜默了兩個人的思緒。

⑼也不知過了多久,老朱惦記的小雞燉蘑菇發出誘人的香味。老康也坐在樹樁上,折幾個柳條,遞給老朱一雙,自顧自地喝了起來,老朱笑了笑,也不示弱,自己也喝得歡。他倆之間,也有個樹樁,也有過打磨的痕跡,只是不像他倆坐的那般油亮。老朱喝掉杯中的酒,看著還在埋頭的老康,看了看藍色的天“伙計,你算算咱們來了多少年了?”聞聽此言,老康放下酒杯,看著鐵鍋,一言不語,老朱瞇上眼,筷子停在空中。

  ⑽“三十七年了?!崩峡嫡f

  ⑾“三十七年啊!”老朱說。

⑿老朱又笑了,“大家都沒忘啊?!崩峡殿D了一下又說道“我總是不愿正視他的離去,你也要走了,我就想想過去吧,當年,咱們仨剛來,我至今還記得這鎮上的人的好?!?/span>

⒀老朱點了點頭,“這里的人淳樸,風景也好,當時魏大叔讓咱們來守山,咱們還不愿意,這里真是好地方……,呵呵……”

  ⒁老康喝了口酒接過老朱的話,“大叔帶著咱仨,走遍了山,這里的好東西真多,蘑菇,木耳,以前那見過這么大的,野果也好多,山丁,山杏,榛子,吃也吃不完?!崩峡悼粗佒械牟?,唏噓不已。

⒂面向老朱:“你真的舍得?”老朱不說話,只是喝了杯中的酒,“都走了,走了好啊?!崩峡邓坪跏强蘖?。

⒃第二天清晨,老康爬上了山,看著老朱走的方向,不一會一個老人走了出來,今天老朱走得很直,像松樹一樣挺拔,象山楊一樣沉穩。老朱確實走了,走的時候,向著山頂揮手,像是知道老康在這里,或許他在向大山告別。

⒄藍天,白云,清脆的樹林。一個月過去了,老康的.房前多了兩個年輕的人。

⒅“老康叔,老康叔——”

⒆老康聞聲而出,那日沒白盡的頭發,已經全白了?!澳銈兪恰崩峡碉@然是不認識他們的?!袄峡凳?,我叫朱明澤,你大概聽過我的名字,父親回去后,不到半月就去世了,他得了癌癥,他告訴我,這里還有山,還有樹,讓我來幫您?!泵鳚傻难奂t了,轉過頭,看著山,又是那么堅定。

⒇“老康叔,我叫陳遺志,父親為了救火犧牲的時候,我還沒出生,母親給我起名遺志,告訴我長大后,幫父親看著這山?!?遺志也看著這山,他的父親就埋在這里。老康看著兩個青年,笑著哭了……


縱觀全文,請分析小說⒆⒇自然段的情節的作用。





畫   家

畫家早年顛沛流離,吃盡了人世的苦頭。中年以后,他開始發達了———作品受到社會的廣泛贊譽,名聲日隆。

如今,他的任何一幅作品,只要拿到市場上,都會引起富人們的競價爭購??墒?,畫家并不像別人想象的那么幸福與快樂,他曾經對弟子們說過這樣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當我變得高大的時候,我發現,這個世界實在太渺小了。通過弟子們傳誦,此語已被世人奉為一句關于奮斗與成功的格言。其實,畫家已經陷入深深的孤獨,在這個世界上,他除了作畫,沒有任何追求,而作畫本身又不能給他以突破的喜悅。

他感覺自己被困在一個牢固的繭里,高高懸掛在人們能夠仰望的地方,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一天,畫家偶然得知一百公里外的山上有一位老禪師,道行極高,心中頓生仰慕,決定去拜訪。為示誠意,畫家沒有開自家的高級轎車,而是帶弟子們步行前往。那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沒有奇峰峻嶺。山腳的連綿水田里,有農夫和牛耕作的身影,村莊炊煙裊裊,頭頂陽光響亮,像一首以重低音為背景的輕快的曲子。畫家心中喜悅,按照當地人的指引,向一座小山上走去。到了山腰,畫家遠遠地看見山頭有一個農夫,正躬身鋤地。在藍灰色天幕的映襯下,農夫的身影像一塊人形的墨跡,蠕動著。越走越近,畫家看清,是一位老農, 在清理自己的小菜地。

畫家汗流浹背地駐足四顧,尋找山下人說的那座小廟宇。弟子們也在一旁幫著搜尋,可是,附近并無廟宇。鋤地的老者停止勞作,看著他們,目光淡定。

畫家問道:“老人家,知道某某禪師住在哪里嗎?”老者說:“我就是?!碑嫾掖笙玻骸坝醒鄄蛔R泰山,剛才我在下面就看見你了,可惜顯得太渺小了?!崩险叩卮鸬溃骸澳銈冊谏侥_時我就看見了,也是一樣的渺小?!眻雒婧鋈挥行┠?。畫家的弟子們頗為不滿,覺得這禪師身懷傲氣,且有爭斗之心,不像那么回事兒。但畫家卻沒有生氣,在那里愣神片刻,兩手一拍,道:“回家!”

后來,畫家又說過一句格言,被弟子們傳誦出來———當我變得高大的時候,我發現,這個世界也越發高大了。

 

    有人認為這篇小說的結尾是“蛇足”,你同意這個看法嗎?請說理由。


點擊?進入同步講解,獲取參考答案

5.2.png


分享到:
聯系地址:南通市如皋市安定街240號          聯系電話:18862918869 聯系郵箱:24894900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