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素質教育網
少年素質教育報華東地區采編發行中心

《千字文》第十三講:具膳餐飯,適口充腸。

《千字文》第十三

具膳餐飯 (jù shàn cān fàn), 適口充腸 (shì kǒu chōng cháng)。

”:準備;”:左邊是,篆書像一塊肉,表示飯食中的肉類美食。”:這里是動詞,吃的意思,如成語“風餐露宿”。

    “適口,個人有不同的口味,各地方口味也不相同;充腸”:讓人能吃飽。

合起來就是:安排一日三餐的膳食,要適合的口味,能讓大家吃飽。


飽飫烹宰 (bǎo yù pēng zǎi), 饑厭糟糠 (jī yàn zāo kāng)。
”同義,都是飽的意思;”:飽食,是因為吃飽了而厭倦,不想再吃了叫飫。。”:燒煮“:宰殺得來的實物,指魚肉之類美味。

“厭”:滿足。如《論語》中孔子的話: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糟糠酒滓、谷皮等粗劣食物。糟糠就是指粗劣的食物,代指艱苦的生活,以后專指共過患難的妻子為糟糠之妻。

吃飽的時候即使是大魚大肉也吃不下;餓的時候連糟糠之類的粗劣食物吃著也感到滿足。

糟糠之妻不下堂《后漢書·宋弘傳》

原文時帝姊湖陽公主新寡,帝與共論朝臣,微觀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圖之。后弘被引見,帝令主坐屏風后,因謂弘曰:諺言貴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臣聞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正房。帝顧謂主曰:事不諧矣。

譯文當時漢光武帝的姐姐湖陽公主剛剛守寡,光武帝和她一起評論朝中大臣,暗中觀察她的心意。公主說:宋弘的威儀容貌、品德器亮,朝中之臣沒有誰比得上(他)。光武帝說:我正想在他身上考慮這事。后來宋弘被引見,光武帝讓公主坐在屏風后面,對宋弘說俗話說,地位高了就要更換朋友,錢財多了就要另娶妻子,這是人之常情嗎?宋弘說:臣聽說的是貧賤時的朋友不可忘記,在一起受過苦難的妻子不能把她休棄。皇帝回頭對公主說:這事情辦不成了。

親戚故舊 (qīn qī gù jiù), 老少異糧 (lǎo shào yì liáng)。

親戚兩個字含義不同,在古文中要注意區別。古代社會男性傳承家族,父親一支、父屬同姓的為親,母親一支、妻子一支,母屬、妻屬不同性的為戚,內親外戚?,F代漢語重疊連用了,我們也更強調男女平等,不管親還是戚,都要互相尊重。

故舊是故友舊識的簡稱,也就是老朋友、老相識。前文中的貧賤之知不可忘”的“貧賤之知”也是“故舊”。

這句的意思是:親戚朋友會面要盡量盛情款待,老人和孩子依年齡大小,飯食上要分開有別。


妾御績紡 (qiè yù jì fǎng), 侍巾帷房 (shì jīn wéi fáng)。

古人妻有妾,但妻妾有別,妻子只有一個,妾可以有幾個。成語“三妻四妾”、“妻妾成群”就是形容妻子與妾侍很多的意思。

是治理、管理的意思;績紡:績是緝麻,就是把麻纖維披開來搓成線,紡是將絲纖維制成紗或線。上古時代還不懂種棉花,上古的布不是棉織品,而是麻織品或葛織品,絲織品則稱為帛。窮人穿不起帛只能穿布衣,但最粗劣的衣服是褐,是用粗毛編織的。陶淵明《五柳先生傳》: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說的是:粗布短衣上打滿了補丁,盛飯的籃子和飲水的水瓢里經常是空的,可是他還是安然自得。

“侍巾帷房”,就是要服侍好主人的起居穿戴。侍是服侍,巾是攏發包頭的布;帷房內室、閨房。

小妾婢女要管理好家務,紡線織布,縫衣做飯,還要盡心恭敬地照料好主人的起居。作為富貴人家的妻妾,妻子要總管家務,具體的分工都由妾及婢女操持,做女紅是起碼的。從養蠶栽棉到紡紗織布,從穿針引線到縫衣置服,都屬女紅的活計。我國幾千年的農業社會,不僅樹立了以農為本的思想,同時也形成了男耕女織的傳統,女子從小學習描花刺繡,紡紗織布,裁衣縫補等,特別是到了明清時期,社會對女性的要求,夫家對于擇妻的標準,都以“德、言、容、功”等四個方面來衡量,其中的“功”就是女紅活計。時至今日,男女的社會分工已經沒有太過區分,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也逐漸被打破。男女平等是社會的進步,是文明的體現。


紈扇圓潔 (wán shàn yuán xié), 銀燭煒煌 (yín zhú wěi huáng)。

 ”:絲織品,齊地(齊國)出產的絹最有名,叫作紈。

成語“紈绔子弟”指官僚、地主等有錢有勢人家成天吃喝玩樂、不務正業的子弟。前面講過,由來于古代人上身穿的叫""下身穿的叫""。所謂裳就是大裙子。一走,兩腿呼呼進風。有錢人為保暖,兩條小腿各套上長筒襪,這種襪子叫""。更有錢人用細滑的絲織品做襪子,就叫""。這也是"紈绔子弟"一詞的由來。

紈扇是女孩子用的白而園的絹扇,可以在紈扇上面題字、做畫。“銀燭”就是銀白色的蠟燭,煒煌是火光炫耀的樣子。


晝眠夕寐 (zhòu mián xī mèi), 藍筍象床 (lán sǔn xiàng chuáng)。

“晝眠夕寐”是白天午休,晚上睡覺的意思,很容易理解。眠者寐也,二者都是熟睡,睡著了的意思。眠,目字旁偏于閉目安然的樣子,寐,上面的宀代表房子,下面是床,表示安臥熟睡的樣子。眠是很隨便的閉目小憩一下,寐可就是正規地躺在床上大睡。寐字用的很正規,如說,夢寐以求、夜不能寐。

“藍筍象床”說的是臥具,有青篾編成的竹席和象牙裝飾的床榻。藍是古代用于染青之草,從中可以提取出青顏色,荀子在《勸學篇》說過“青取之于蘭而青于蘭”的話。筍是嫩竹子,用嫩竹篾編的席子既柔軟又涼爽,再用藍草染成青色,是很貴重的?!稌洝ゎ櫭防锞陀小胺笾毓S席”的話。象床指的是用象牙裝飾的床,床架用硬木雕花鏤空,中間鑲有象牙和貝殼等裝飾品。

上面四句話描寫了南朝金陵士大夫階層奢靡侈富的生活:

  圓圓的絹扇潔白素雅,

  銀白的蠟燭明亮輝煌。

  白天小憩,晚間安寢,

  象牙裝飾的床榻鋪著軟軟的竹席。

 弦歌酒宴 (xián gē jiǔ yàn), 接杯舉觴 (jiē bēi jǔ shāng)。

弦歌是“鼓弦而歌”的簡稱,我們現在的“弦樂”指用弦樂器演奏出的音樂。弦樂器的發音方式是依靠機械力量使張緊的弦振動發音,故發音音量受到一定限制。弦樂器通常用不同的弦演奏不同的音,有時則須運用手指按弦來改變弦長,從而達到改變音高的目的。我們生活中最常見的有:吉他、古琴、琵琶、小提琴、二胡等。

“接杯舉觴”類似于歐陽修《醉翁亭記》:射者中,奕者勝,觥籌交錯,起坐而喧嘩者,眾賓歡也。描述的場景。

“弦歌酒宴,接杯舉觴意思就是:彈唱伴隨著盛大的宴會,人們高擎酒杯,開懷暢飲。

子之武城(《論語·陽貨篇》)

【原文】子之去,往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

子游孔子的學生,姓言,名偃,字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

子曰:二三子指孔子的學生們!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譯文】孔子去了武城,聽到弦歌之聲,孔子微微一笑說:殺雞焉用牛刀?

子游回答說:過去的時候我曾經聽老師說過,君子學習禮樂之道就會懂得愛人,小人學習禮樂之道就會容易使喚。

孔子說:學生們,子游的話是對的,前面我說的話不過是跟他開玩笑罷了。


矯手頓足 (jiǎo shǒu dùn zú), 悅豫且康 (yuè yù qiě kāng)。

人們手舞足蹈,快樂安康。是高舉的樣子,舉手、抬頭都可以用。陶淵明在《歸去來兮辭》里有“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云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的詩句;《核舟記里有佛印絕類彌勒,袒胸露乳,矯首昂視,神情與蘇、黃不屬。頓足是隨著音樂的節拍跺腳,是喜悅,是心里面舒適、安樂,康是身心康泰、康樂。

“矯手頓足”形容體健,“悅豫且康”形容心悅,身心二者都快樂康泰,才是悅豫且康。




分享到:
聯系地址:南通市如皋市安定街240號          聯系電話:18862918869 聯系郵箱:24894900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