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素質教育網
少年素質教育報華東地區采編發行中心

《千字文》第八講:晉楚更霸, 趙魏困橫。

《千字文》第八講

晉楚更霸 (jìn chǔ gēng bà), 趙魏困橫 (zhào wèi kùn héng)。

“晉楚更霸”頭緒很大,從“城濮之戰”到“彌兵大會”歷時80余年,兩強大規模戰役共有三次,小得局部沖突那是不計其數,老百姓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晉楚爭霸是因為晉國和楚國任用了兩位能人。如果沒有這兩位,春秋的歷史就要改寫了。

 狐偃(約前715年~前629年),春秋時晉國的卿,晉文公重耳之舅。作為功績卓著的政治家、軍事家狐偃為晉文霸業付出了畢生心血,無狐偃則無晉文霸業,此譽實不為過。狐偃的品行和才華受到各國諸侯大夫的推崇。原因是,狐偃具有中華民族吃苦耐勞和忍辱負重的傳統美德。流亡途中,歷盡磨難。所經各國,有禮遇,更多的則是冷遇和輕慢,甚至難免乞食,或有殺身之虞。狐偃為了返國大局,忍辱負重,唯力是視,受到時人的嘉許和后人的尊敬。其次,狐氏父子之人忠公體國,具有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在秦時,當狐偃聽到獻公命從重耳亡者返國,不返者“盡滅其家”的脅迫時,他大義凜然,拒絕回晉。公元前636年春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晉殺晉懷公而立。狐偃、先軫、趙衰、賈佗、魏犨等人實行通商寬農、明賢良、賞功勞等政策,作三軍六卿,使晉國國力大增。對外聯合秦國和齊國伐曹攻衛、救宋服鄭,平定周室子帶之亂,受到周天子賞賜。公元632年狐偃、先軫指揮晉軍于城濮大敗楚軍,并召集齊、宋等國于踐土會盟,成為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開創了晉國長達百年的霸業。

孫叔敖(áo)(約公元前630年公元前593年),羋姓,蔿氏,名敖,字孫叔,河南省淮濱人。春秋時期楚國令尹。

 據今2600多年?;春雍闉念l發,孫叔敖主持治水,傾盡家資。歷時三載,終于修筑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座水利工程——芍陂(què bēi),借淮河古道泄洪,筑陂塘灌溉農桑,造?;春永杳?。后來又修建了安豐塘等大量水利工程,2600年過去,至今仍在發揮著作用。孫叔敖受楚莊王賞識,開始輔佐莊王治理國家。

孫叔敖輔佐楚莊王施教導民,寬刑緩政,發展經濟,政績赫然,主張以民為本,止戈休武,休養生息,使農商并舉,文化繁榮,翹楚中華。因出色的治水、治國、軍事才能,孫叔敖后官拜令尹(宰相),輔佐莊王獨霸南方,楚莊王成為春秋五霸之一。因積勞成疾,孫叔敖病逝他鄉,年僅38歲。

《孟子·告子下》(中學教科名《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文中載,“孫叔敖舉于?!?,司馬遷《史記·循吏列傳》列其為第一人。他當楚國的卿相才三個月,結果是“施教導民,上下和合,世俗盛美,政緩禁止,吏無奸邪,盜賊不起”。他對百姓施行教化,引導民眾,使得上下非常的和睦,社會風氣特別的良善,政令和緩,有禁必止,官吏之中沒有奸邪之人,盜賊也都不見了。這說明孫叔敖確實是一個很有德行、很有才能的人。毛澤東主席在視察淮河時多次提到孫叔敖,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治水專家。

延伸閱讀《孫叔敖為楚令尹

原文

 孫叔敖為楚令尹,一國吏民皆來賀。有一老父衣粗衣,冠白冠,后來吊。孫叔敖正衣冠而見之,謂老人曰:“楚王不知臣之不肖,使臣受吏民之垢,人盡來賀,子獨后吊,豈有說乎?”父日:“有說:身已貴而驕人者民去之,位已高而擅權者君惡之,祿已厚而不知足者患處之?!睂O叔敖再拜曰:“敬受命,愿聞余教?!备冈唬骸拔灰迅咭庖嫦?,官益大而心益小,祿已厚而慎不敢取。君謹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

譯文

孫叔敖擔任楚國的令尹,全國的官吏和百姓都來祝賀。有一個老人,穿著麻布制的喪衣,戴著白色的帽子,最后來慰問。孫叔敖整理好衣帽出來接見了他,對老人說:“楚王不了解我沒有才能,讓我擔任令尹這樣的高官,人們都來祝賀,只有您來慰問,莫非有什么要說的么?”老人說:“是有話說。當了大官,對人驕傲,百姓就要離開他;職位高而大權獨攬的人,國君就會厭惡他,俸祿優厚,卻不滿足,禍患就隱伏在哪里?!睂O叔敖向老人拜了兩拜,說:“我誠懇地接受您的指教,還想聽聽您其余的意見?!崩先苏f:“地位越高,要越發將自己看低;官職越大,處事越小心謹慎;俸祿已很豐厚,就不應索取分外財物。您嚴格地遵守這三條,就能夠把楚國治理好?!?/span>

 前面講“春秋五霸”各個大國爭奪霸主地位,然而到了戰國時代,情況變了:戰國中期,諸侯都先后稱了王,但這些稱王的國家,除宋和中山兩國外,都是“萬乘”的大國,其國力與西周時的周王室相當。這些“萬乘”的大國,是在不斷吞并周圍小國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由于小國的消失,大國間的斗爭,已不是爭奪對小國的領導權,而是關系到大國本身的存亡。戰國時期,齊、楚、燕、韓、趙、魏、秦七雄并立。戰國中期,齊、秦兩國最為強大,東西對峙,互相爭取盟國,以圖擊敗對方。其他五國也不甘示弱,與齊、秦兩國時而對抗,時而聯合。大國間沖突加劇,外交活動也更為頻繁,出現了合縱和連橫的斗爭。

合縱就是南北縱列的國家聯合起來,共同對付強國,阻止齊、秦兩國兼并弱國。有個叫蘇秦的人,研究謀略,先從弱小的國家開始游說,說動了趙王、燕王,最后連南方的楚國也被說動,結果是“并相六國”,當了六國的輔相。蘇秦提出“合縱”戰略,就是六國聯合起來共同防御秦國,秦國敢犯任何一國,六國一起上。他提出的“合縱”戰略受到普遍歡迎,六國都把副宰相的位置空著留給蘇秦。

六國合縱之后,秦國處于長達十余年的四面圍困之中,秦惠文王很想改變這一局面,但苦無良策。就在這時,張儀拜會了秦王,張儀的連橫策略認為,國與國之間應該和平友好,誰也不要侵犯誰,大家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假想敵是不可取的。這樣既不友好,而且是逼著秦與六國為敵。六國被張儀連勸帶哄地說服了,都與秦國簽訂了互不侵犯的和約(我不打你,你也不要打我。至于我打別人,你也不要插手。),蘇秦的“合縱”就被拆散了。秦國隨之采取遠交近攻、各個擊破的策略,滅了六國,統一了天下。

“連橫”實施以后,秦國首先打擊趙、魏,因為趙魏距離秦國最近,所以說是"趙魏困橫"。被困于張儀提出的"連橫"策略上。

假途滅虢 (jiǎ tú miè guó), 踐土會盟 (jiàn tǔ huì méng)。

“假途滅虢”:假,借;是說春秋時晉國向虞國借道消滅虢國的事。這個歷史事件中有兩個命運完全相反的人,都是忠君之臣,一個是晉國大夫荀息,一個虞國大夫宮之奇。我們熟悉的成語唇亡齒寒”就出自這個典故。

唇亡齒寒,輔車相依

春秋時期,晉國的近鄰有虢、虞兩個小國。晉國想吞并這兩個小國,計劃先打虢國。但是晉軍要開往虢國,必先經過虞國。如果虞國出兵阻攔,甚至和虢國聯合抗晉,晉國雖強,也將難于得逞。

晉國大夫荀息向晉獻公建議:我們用屈地產的名馬和垂棘出的美玉,作為禮物,送給虞公,要求借道讓我軍通過,估計那個貪戀財寶的虞公會同意為我們借道。晉獻公說:這名馬美玉是我們晉國的兩樣寶物,怎可隨便送人?荀息笑道:只要大事成功,寶物暫時送給虞公,還不是等于放在自己家里一樣嗎!晉獻公明白這是荀息的計策,便派他帶著名馬和美玉去見虞公。

虞國大夫宮之奇知道了荀息的來意,便勸虞公千萬不要答應晉軍借道的要求,說道:虢虞兩國,一表一里,唇亡齒寒,如果虢國滅亡,我們虞國也就要保不住了!這嘴唇和牙齒,是表里相依的,嘴唇如果不存在了,牙齒失去掩庇,就要受寒,所以叫做唇亡齒寒,也叫唇齒相依。

 可惜目光短淺、貪財無義的虞公,竟不聽宮之奇的良言忠告,反而相信了晉國的陰謀欺騙,不但答應借道,而且愿意出兵幫助晉軍,一同去打虢國。宮之奇預料祖國將亡,無法挽救,只得帶著家小,趁早逃到曹國去了。

這樣,晉獻公在虞公的慷慨幫助下,輕而易舉地把虢國滅亡了。晉軍得勝回來,駐扎在虞國,說要整頓人馬,暫住一個時期,虞公還是毫不戒備。不久,晉軍發動突然襲擊,一下子就把虞國也滅亡了,虞公被俘,屈地產的名馬和垂棘出的美玉,仍然回到了晉獻公的手里。

踐土會盟

  踐土會盟的故事發生在晉文公時期,晉獻公晚年,晉國發生了內亂,公子重耳等人流亡國外19年,才有機會重會晉國即位,就是春秋五霸中的晉文公。他任用狐偃、先軫賢良、整頓政治、發展經濟,使晉國的國勢日漸強盛。他效法齊桓公的尊王政策,于公元前636年平定了周王室的內亂,使自己名聲大振。此時齊國的霸業已經衰落了,南方的楚國欲問鼎中原,爭奪霸主的地位。于是晉楚兩軍在城濮大戰。

  晉文公下令退避三舍,以守當年流亡楚國時的諾言。晉軍才一交手便自敗退,楚人不識是計,中了埋伏,被殺得大敗。晉文公連忙下令,不再追殺。晉軍占領了楚國營地,將楚軍遺棄下來的糧食吃了三天,才凱旋回國。

晉國打敗楚國的消息傳到周都洛邑,周襄王和大臣都認為晉文公立了大功,周襄王還親自到踐土(今河南原陽西南)慰勞晉軍。晉文公也趁此機會,在踐土召集諸侯會盟。就這樣,晉文公憑借自己的實力,繼齊桓公之后,成為五霸的第二位。

何遵約法 (hé zūn yuē fǎ), 韓弊煩刑 (hán bì fán xíng)。

這兩句話引出歷史上的另外兩個名士:蕭何與韓非。

蕭何是漢初三杰之一,是中國古代杰出的政治家和治國良相,曾與張良、韓信、陳平等人一起輔佐劉邦戰勝了楚霸王項羽,建立了漢朝。下面看成語故事“約法三章”。

約法三章

秦朝末年,統治者殘暴昏庸,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全國各地紛紛暴動,反抗秦朝的統治,其中以劉邦和項羽的起義軍實力最強。

    有一次,劉邦和項羽商議決定:“你們誰要是先進入關中,誰就可以稱王?!?/span>

    在公元前207年,劉邦領兵搶先由中原進入秦川到達秦王朝國都咸陽,秦王子嬰出城獻國璽投降,秦朝正式滅亡。

    劉邦入城后,與老百姓約法三章,將秦朝的宮廷重地及財寶物資府庫予以保護或封存,將十萬大軍撤駐城外霸上。又召集三秦之地各縣有德望和名聲的耆老豪杰說:“父老鄉親們遭受秦朝暴政苛法的苦害已經很久了,說一句對朝廷不滿的話就被誅滅三族,聚眾談論就被斬頭棄市,我曾與各路義軍首領有約,首先入關進陽者就在當地為王?,F在我自然應該稱王關中之地。我與諸位父老訂立簡明扼要的法規,僅有二項條款:殺人者要償命斬首,傷害人或搶劫盜竊者論罪懲辦。除此之外,秦朝的繁律苛法全部廢除。各級官吏都各自按原任職務堅守崗位,執行公務!”劉邦采取的“約法三章”這一做法,既符合實際,又簡便易行,得到了關中人民的認可和擁護。

   漢朝建立以后,蕭何負責制定法律。蕭何遵循簡約的原則,制定了漢律九章,故稱“何遵約法”。

韓弊煩刑

  韓非子是戰國時期法家的代表人物。韓非子生活于公元前3世紀,是戰國后期韓國的王族,他口吃,不善言辭卻善著書。 韓非與李斯同是荀子的學生,他博學多能,才學超人,思維敏捷,李斯自以為不如。他寫起文章來氣勢逼人,堪稱當時的大手筆。凡是讀過他的文章的人,幾乎沒有不佩服他的才學的。

韓國在戰國七雄中是最弱小的國家,韓非身為韓國公子,目睹韓國日趨衰弱,曾多次向韓王上書進諫,希望韓王安勵精圖治,變法圖強,但韓王置若罔聞,始終都未采納。這使他非常悲憤和失望。他從觀往者得失之變之中探索變弱為強的道路,寫了《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等十余萬言的著作,全面、系統地闡述了他的法治思想,抒發了憂憤孤直而不容于時的憤懣。

后來這些著作流傳到秦國,秦王政讀了《孤憤》、《五蠹》之后,大加贊賞,發出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的感嘆??芍^推崇備至,仰慕已極。秦王政不知這兩篇文章是誰所寫,于是便問李斯,李斯告訴他是韓非的著作。秦始皇為了見到韓非,便馬上下令攻打韓國。韓王安原本不重用韓非,但此時形勢緊迫,于是便派韓非出使秦國。秦王政見到韓非,非常高興,然而卻未被信任和重用。

韓非曾上書勸秦始皇先伐趙緩伐韓,由此遭到李斯和姚賈的讒害,他們詆毀地說:韓非,韓之諸公子也。今王欲并諸侯,非終為韓不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歸之,此自遣患也,不如以過法誅之秦王政認可了他們的說法,下令將韓非入獄審訊。李斯派人給韓非送去毒藥,讓他自殺。韓非想向秦始皇自陳心跡,卻又不能進見。秦王政在韓非入獄之后后悔了,便下令人赦免韓非,然而為時已晚。韓非子最終死在自己制定的煩苛的刑法之下,所以也稱為"韓斃煩刑"。

起翦頗牧 (qǐ jiǎn pō mù), 用軍最精 (yòng jūn zuì jīng)。

前面述說的是文臣,這里的“起翦頗牧”是戰國時期最著名的四大名將,就是秦將白起、王翦;趙將廉頗、李牧。這一句是說這四位名將最擅長用兵打仗。

 白起,戰國時期杰出的軍事家、兵家代表人物。白起是戰國第一名將,十六歲從軍,主將30年,奪城70余座,從無敗績,是秦國的軍事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后受封武安君。白起一生共殲滅六國軍隊約165萬,故六國之兵聞白起之名而膽寒。據梁啟超的說法,戰國時代在戰場上的直接死亡人數,大約有兩百萬左右。白起一個人領兵就屠殺了一百六十五萬,可以想象他率軍打仗有多么兇猛。

 王翦也很了不起,他是關中頻陽縣(今陜西富平縣)人,曾率軍破趙國都城邯鄲,消滅燕、趙等國。最后又以秦國的優勢兵力滅了楚國,對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起了很大的作用。

 說到趙將廉頗,大家都熟悉的故事莫過于“負荊請罪” 說的就是老將廉頗嫉妒丞相藺相如的故事。公元前283年,廉頗率兵討伐齊國,取得大勝,被封為上卿。因勇猛果敢而聞名于諸侯各國。長平之戰前期,他以固守的方式成功抵御了秦國軍隊。長平之戰九年后,擊退

 燕國的入侵,令對方割五城求和,并因此受任為相,封信平君。


李牧
,戰國末年東方六國最杰出的將領、軍事家,素有李牧死,趙國亡之稱,深得士兵和人民的愛戴,有著崇高的威望。李牧生平事跡大致可劃分為兩個階段,先是在趙國北部邊境,抗擊匈奴;后以抵御秦國為主,因在宜安之戰重創秦軍,得到武安君的封號。

宣威沙漠 (xuān wēi shā mò), 馳譽丹青 (chí yù dān qīng)。
    這四位將軍作戰最高明,用兵最精當,他們的威名遠播到沙漠邊地,連塞北的胡人也敬佩不已,所以稱為“宣威沙漠”。他們的肖像被畫師用丹青妙筆畫下來,永垂青史,就是“馳譽丹青”。







分享到:
聯系地址:南通市如皋市安定街240號          聯系電話:18862918869 聯系郵箱:248949008@qq.com